欢迎访问双流安康家园联系我们 | 安康家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安康家园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中心 ›› 最终文章

那乡那人地震中一个母亲的视角

作者: 来源:安康家园 时间:2019-05-13 14:42:52

    在人类史上,自然灾害总会不期而至。

    回望历史长河,近几十年来,大家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唐山大地震。瞬间,这个有着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夷为平地,24万多鲜活的生命葬身瓦砾,16万多人遭受重伤。

    早在1933825日,地处四川茂汶县以北大约60多公里岷江东岸的叠溪古城,在地球剧烈颤动的一瞬间, 消失在高山谷地的地下深处。这是近代地震史上著名的7.5级叠溪大地震。

    而离我们最近的,莫过于2008年的5·12汶川特大地震、20134·20芦山强烈地震和20178· 8九寨沟地震等三场大地震。

    地震撕裂着群山与江河,也撕碎了这方土地上的一些生命。与天地作战,四川建立起庞大的应急救援体系,建成了全国首个省市县乡四级综合减灾救灾应急指挥体系。紧跟而上的灾后重建,让这片土地上的伤口渐渐愈合。

   据四川日报报道,经过汶川、芦山、九寨沟3次地震历练,10年来我省地震应急指挥技术系统经历了从人工化自动化再到流程化的飞跃。仅仅是针对具体灾情提出对策建议这一项,“5·12”汶川特大地震时期需要90分钟以上;到了“8·8”九寨沟地震,这一时间已缩短至21分钟。

    我省还初步形成了具有四川特点的自然灾害损失评估工作机制,初步建成了地震灾害损失快速评估系统,建成全国民政系统第一个省级“灾害风险与损失评估业务系统地震灾害损失快速评估分系统”,该系统全部建成后,将覆盖地震、洪涝、干旱、地质灾害等主要灾害类型,实现年度灾害风险、灾前预警、灾中损失、灾后损失、冬春救助需求等业务的快速综合评估与分析。

 

 

    当记者以来,我采访过四川两次大地震——5·12汶川特大地震和4·20芦山强烈地震。奇妙的是,两次,我做的最多的事情,都是为了孩子。

    2008年,我所在的华西都市报聚集了一大批优秀的记者。当年,是我当记者的第二年,作为一名新人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我没有资格上前线。

    地震发生后,数以千计的孩子被紧急送往成都市内各大医院,他们中很多人与亲人失去了联系,天各一方。 

    地震当日,华西都市报与新浪网联络开通寻亲送祝福栏目,并联动国内报纸、网站,打造全国寻亲报平安平台,为异乡的川籍人士寻找家乡的亲人,为灾区幸存者给远方的家人报平安等提供方便。 

    作为留守一族,我和同事付晓燕赋予了寻亲的责任。每天一大早,我们就背上卡片相机,奔赴在成都市各大医院,挨个床位寻找与亲人失散的孩子,并将孩子们的照片刊载在次日的报纸上。

    在寻找孩子的过程中,我拍过总理让路女孩宋馨懿,也曾帮助都一成功寻亲。


    还记得,514日那天,我在成都市儿童医院搜集孩子信息时,我听说医院收治了一名叫都一的男孩儿。我找到他时,他在5楼一名护士的怀里瑟瑟发抖。

    医生说,这是从都江堰送出来的第一个孩子。他的母亲为了救他,被砸石了,但临死时弯着腰保护了他,让他活了下来。

孩子小,无法交流,大家不知道他的姓名,便为他取名都一

    我拍了照,简单采访后,奔向下一个医院——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

     中午,在住院部门口,我遇见一对夫妇,他们手举着孩子的巨幅照片,焦急地东张西望。巧的是,孩子的脸与我刚刚遇见的都一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都一的脸庞多了一块擦伤而已。

   “你们的孩子我见过,就在儿童医院。我激动地掏出相机,展示给他们看我拍下的照片。

   “就是他!这对夫妇高呼起来,然后奔向成都市儿童医院,与儿子团聚。此前,他们已在成都市各大医院整整寻找了47个小时。华西、省医院……几乎所有的医院都去过了。

   “都一叫赵一铭,地震当天下午,赵一铭在外婆的陪伴下,来到都江堰荷花池菜市场玩耍。地震瞬间,两人被倒下的楼房掩埋。震后,父亲赵庆勇和母亲杨丹四处寻找,他们在废墟中刨出了母亲的遗体。当时,老人弓着腰,左手卷曲着呈抱小孩子状,但怀中的孩子却不见踪影。

    这一幕,被救援者误以为遇难的是赵一铭的母亲。

    在废墟中疯狂地刨了数小时后,一位熟识的人给他们带来了好消息:一位姓赵的先生在寻找妻子的过程中,将赵一铭从砖砾中救起,并将他递给了一名坐三轮车的女子,往医院方向去了。

    那之后,这对夫妻开启了漫长的寻子。 

    赵一铭,只是我和付晓燕寻亲成功的一个案例,更多人看了华西都市报,认出了亲人,根据报纸上的信息按图索骥找回了自己的孩子,帮助上百个家庭在几天时间内团圆。



 地震前在平乐古镇的我



地震后在芦山县城蹭饭吃的我们


    5年之后,地处地震带的四川再次发生了大地震。

    2013420日上午82分在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北纬30.3,东经103.0)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13千米。

    头天,我所在的部门正在邛崃的平乐古镇开总结会。由于睡得晚,地震山摇之时,大家都还在昏睡。

    当天,穿着蓬蓬裙、丝袜和高跟鞋。

    慌乱中,我们冲出木屋,惊魂未定地掏出手机上网刷微博看地震信息。此时,网络不通、通信信号也中断。

    几分钟后,才与外界取得了联系。

    当时,国家地震台网监测的数据是雅安芦山县发生了5.9级地震。大家都还在感叹,为啥这次地震震感比5·12还强时,修正的数据从网络传来:7.0级。

    大地震来了!大新闻来了!必需立即行动!

    带队的总编辑助理赖永强电话请示报社领导后,带着我们挺进震中。此时,距离地震发生后仅16分钟。

    随后,由3名编辑汽车组成的车队,载着要闻部采编人员和文化部谢梦一路亮着应急灯狂奔向灾区……

    1个多小时后,我们抵达离庐山县10公里左右的飞仙关,由于巨石挡路,警察已经开始对道路进行和管制。赖永强和首席记者杨东先后3次掏出记者证带领华西都市报采访团闯关成功。在第四个关口,我们都被拦下。 

    灾区就在前方,灾情就是命令,那里需要记者。

    赖永强说,大家想想办法,无论如何都要第一时间挺进灾区,这也是热爱职业的一种表达。

  “哪怕步行,我也要走进去。杨东跳下越野车,问有没有人愿意跟我走?

    5·12汶川大地震时,因为我是记者队伍中的新人,没机会上前线。现在,我们就在前线,当然不能退缩。我第一个响应,勇敢地跳下车,踩着高跟鞋跟在杨东身后。

    走了一段路,杨东拦下了一辆回芦山的摩托车。于是,我们这两人组成的华西敢死队在芦山人的帮助下挺进震中。

    由于事发突然,我穿着短裙、丝袜和高跟鞋就进去了,这幅装扮也让我成了灾区采访中最不像记者的记者。



震中采访遇见总理




 

把安康家园的孩子带到封面新闻接受王卉老师的专业培训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到了2018年,5·12汶川十周年。

    这一年,我在成都市双流区找到了收留672名灾区孤困儿童的安康家园。

    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有去过,只是有多年前听说过。十周年,我得拜访一下。

    第一次踏进家园时,我看见的墙壁上张贴着一张张孩子的笑脸,有意思的是,这些照片都是刚来时和新近的对比照。

    满墙的照片,让我看见了孩子的成长,也看见了家园满满的情怀。我不能自已,泪流满面。

    与园长胡源忠交流时,我几乎一直哽咽着。

    胡源忠说,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第二年,在双流安康家园,由安康爸爸、安康妈妈和672个来自震区的孤困孩子共同组建成了一个大家庭。当时,最大的孩子19岁,最小的仅4岁。 后来,孩子们羽翼渐丰,飞出家园,飞向广阔的大千世界。

   “几乎每一年,都有孩子和安康妈妈离开安康家园。胡源忠还说,十年时间,双流安康家园已先后有624名孩子高中毕业,或步入大学,或通过就业自食其力。其中,282人考上大学,342人职高毕业后就业或参军。他们中,有人考取了名校研究生、有人当兵保家卫国、有人成为人民教师,有人当上了小老板,有人成了警察,有人在打工的路上拼搏,还有些已经为人父母……

    目前,仍在安康家园生活学习的孩子仅剩48人。其中,初中5人、普高(棠湖中学)20人、职高23人。9年来,安康家园孩子考入大学的比例达到了45%



在双流棠湖中学采访安康家园长大的孩子


     我很欣喜听见一个个孩子们成长的故事,也理解安康妈妈们坚守不易陆续离开,更钦佩胡源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

     我想要隆隆重重、轰轰烈烈地告诉大家,这个家园发生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在返程的路上兴奋地给领导打电话,我说我发现了一个宝库,这里每个人的故事都很精彩,写新闻是不够的,完全可以写一本书!

     这个选题得到了封面新闻领导的重视,纳入5·12十年成长的报道计划。我们组建了一支庞大的团队,深入安康家园采访孩子、安康妈妈、安康爸爸,拍照片、录视频、搞直播,这一个选题,一共刊发了将近十一个整版。报道还把胡源忠推向了“5·12”汶川特大地震灾区发展振兴成就展现场,与来参观的省领导和观众们互动。

    十年间,我的职业与地震之间的牵联,让我始终关注着孩子。

    或许,这只是一个母亲的视角。